福州北峰有个降虎村 故事多得数不清

来源:福州晚报 发布:2020年05月31日 作者: 人气:94

 福州晚报记者 雷岩平 何佳媛/文 见习记者 林双伟/摄

  “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。”在经由古驿道前往降虎村的路上,不少人的脑中会浮现出这类描绘山林美景的古诗句。

  降虎村因降虎寨而得名,藏于晋安区宦溪镇的层层山峦中,其森林覆盖率接近99%。这里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可追溯至1058年,是动荡年月里兵家必争之地,也是商贾学子北上途经之处。

  悠悠千载,无数故事。许多人一眼爱上它,流连忘返。近日,记者探访古道、古寨、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馆……追寻降虎村的古今传奇。

古朴精致的“问石台”民宿。

  千年古驿道

  贫寒学子追梦路

  24日,“晚报巡村”记者组一行来到降虎村。从古驿道遥望布满藤蔓青苔的古寨门,顿生“远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”之感。跨过寨门,风景陡变。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。一家杂货铺的主人静静守在店里,一条大黄狗在空地上打着瞌睡。

  “寨子前后两道门,以及这一圈围墙,基本都是古物,有不少宋砖。”降虎村党支部书记龚胜自豪地讲起村庄的历史。这里初名云漈关,海拔500多米,群山连绵,云雾如瀑,后更名为降虎寨。相传一虎中药箭,求助岭上僧,僧为其去镞,虎痊愈,遂相随。降虎二字由此沿用至今。

  解放前,降虎寨是福州北面的重要门户。龚胜解释说,古人自福州城中出发,沿驿道一路向北,行至降虎寨所处的隘口,恰是午餐时间。人们疲惫不堪,就在此休憩用餐。

  北宋嘉祐三年(1058年),官府在隘口修建山寨,供行人住宿休息。此后,商贩自行聚集,渐成围寨村落。

  除了货通南北的商人,昔日古驿道最常迎来的,是北上赶考的学子。福州古时水路通达,家境优渥的学子可以乘船北上赶考,而寒门学子只能一步一步地跨过崇山峻岭,向北逐梦功名,驿道、驿站是他们最安全的路线。

  “身披月带汝不夸,多数做官不顾家。官家不如农家好,早出耕田晚回家。”龚胜向记者展示了搜集来的一批村中山歌,用福州话读来朗朗上口,对仗工整。村中老人说,山歌多为寒门学子所留,诉说着学子和旅人行路的心境。

通往降虎村的古驿道,有多处红军抗战遗址。

  浴血奋战地

  长眠600多名红军

  古时,降虎寨因地势险要,兵家必争。这里流传着许多与战争有关的故事。龚胜说:“戚继光斩子壮军威的故事,就源于降虎寨。”

  明代,戚继光奉命围剿倭寇。战前,他宣布:面对倭寇,只许进不可退,迟疑反顾,格杀勿论!他的儿子戚印率军攻下降虎寨,却见大雾茫茫,恐中敌人埋伏,便令军队驻扎降虎寨,自己返回寻找父亲。念及军令如山,戚继光将儿子斩首。后来,戚家军所向披靡,屡战屡胜,军队凯旋回师时,途经戚印被斩之处,三军悲恸,戚继光老泪纵横,亲自为子设祭。百姓修建“思儿亭”留下千古一叹。

  最让村中老人们刻骨铭心的那场战事,发生在1934年8月10日,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在降虎村与国民党军第87师522团激战。这是一场惨烈的胜利,600多名红军战士自此长眠于山林。

  九旬党员朱其厚依稀记得,当时飞机轰炸的声音响彻降虎村坪岗岭。母亲告诉他,岭上到处都是牺牲的红军战士,都很年轻。善良的村民们自发为红军战士整理遗体,含泪就地埋葬。1995年,宦溪镇政府和降虎村委会修建了红军墓,将散落的烈士骸骨集中安葬。2009年,晋安区政府对红军烈士墓进行了修缮。

  在坪岗岭的高处,一片朝南的缓坡上,红军烈士墓肃穆整洁。朱其厚说:“这600多名红军战士用生命换来6000多名红军战士成功通过连江,安全进入闽东苏区。村里人对这座红军墓都有很深的感情,常常来打扫。”

布满藤蔓青苔的古寨门。

  心向往之所

  艺术家流连忘返

  自上世纪90年代起,陆续有艺术家、学者、设计师来降虎村采风。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深厚的历史积淀,让他们流连忘返,甚至在村中设立工作室。“漆画家唐明修、汉学家施舟人、诗人吕德安……”龚胜说,“他们为降虎村增添了文艺气息。”

  受村里自然生态和艺术氛围吸引,70后陈佩钦选择留在降虎村。她说:“第一次来就觉得,这是我向往的地方。”

  2018年,陈佩钦应聘晋安区宦溪镇“一懂两爱”村务工作者。这份工作给了她长留降虎村并通过降虎村来了解农村的机会。去年,她把古寨边的石头屋改造成“问石台”民宿。石头屋曾经用作马铺,村中传说,朱子门生曾在马铺抱石候课。因此,民宿设计兼有展馆、课堂功能,又叫“喂马铺学堂”。

  民宿绿树环抱、古朴灵动,陈设精致典雅,是一个适合看雾、听雨、品茗、发呆的地方。“我希望,来‘问石台’的朋友能发现乡村的美。”陈佩钦笑着说,“乡村振兴需要更多人参与。”

龚胜家的水缸让游客惊叹不已。

  发展乡村游

  促村民返乡创业

  漫步降虎村,处处好风景,就连龚胜家的水缸都让游客惊叹不已。那是天井里3个连着摆放的大水缸,一缸养鱼,一缸洗漱,一缸泡茶。因上百年没挪动,山泉水滋养出的鲜绿苔藓像是缸的主人。为了方便游客拍照,龚胜干脆大门敞开。

  “2017年,降虎村在福州美丽乡村建设评选中,总分第一名。”龚胜自豪地说,“大家都想把村庄原生态的风景保护好。装饰房屋外立面时,不约而同采用原始材料,不让水泥外露。修复被水冲毁的古桥,就从外地找来年份相近的旧石板,争取修旧如旧。”

  虽然拥有“绿、古、红”三大特色,但降虎村的发展却颇为困难。龚胜感叹道:“村子面积6000亩,因为年轻人外出读书、工作,常住的村民只有几十人,而且绝大部分是老人。通过美丽乡村建设,村里已经非常宜居,但是缺少建设它的人。”

  宦溪镇党委书记冯明说:“我们正在千方百计地争取资金,希望尽快让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纪念馆全面完工,并且完善周边配套设施、修缮古寨,让降虎村的旅游发展起来,让村子人气更旺,吸引外出村民返乡创业。”

  冯明希望更多市民能了解降虎村,“它是北峰山区最古老的村子,从森林公园出发,自驾半小时就能到。我们欢迎企业、个人和村民们携手建设降虎村”。